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三国之蜀汉中兴 > 第2160章 狼狈逃命
  龟兹军闹哄哄地烤火取暖,甚至连哨兵都没有分派,尼曼莎自以为穿越深山偷袭汉军之后,荒山野岭绝不会有人发现。

  浓烟引起了早就埋伏好的汉军,他们从树林中悄悄钻出来,在树林中将火箭点燃,远远射入村庄,靠近村庄的则将火把扔进去。

  房顶上的茅草已经起火,却被浓烟覆盖,加上四处冒着烟,龟兹军起初还不知情,等有人发现有火箭从空中落下,才意识到不妙,高声大喊。

  尼曼莎正在休息,见浓烟滚滚正待要问,忽然亲兵拿着几支火箭匆慌跑进来,马上意识到不妙,赶忙传令御敌。

  但此时整个村中房屋已经全部起火,浓烟大火看不到士兵,与此同时西面忽然鼓声震动山林,喊声大起,惊得龟兹军仓皇结队,往东面逃走。

  “汉军怎么知道我们来这里?”尼曼莎怒吼着,叫将士冒烟开路,翻身上马向来路撤退,“快走,先离开这村庄。”

  尼曼莎带兵冲出村庄洞口,一路上烟火滚滚,龟兹军被烟熏得看不见路,互相踩踏冲撞,有些被火烧着,死伤无数。

  尼曼莎领兵冲出村口,回头看到烟火升腾,浓烟后面鼓声不住,似乎正有敌军杀来,气得银牙紧咬,知道汉军已有防备,偷袭计划不成,只能传令退兵。

  才走了几步,忽然听到身后杀声大作,惨叫声接连不断,从村口的山中杀出无数汉军,龟兹军才从火中逃出来,大多兵器都遗落村中,哪里能抵抗,各自逃命。

  “卑鄙无耻!”尼曼莎大怒,就要回转厮杀,被亲兵死死劝住,催马向山中奔逃,身后喊杀声越来越远,才稍稍放慢速度。

  此时再看身后,只有不到一千军跟上来,一个个人困马乏,大半士兵焦头烂额,衣不蔽体,为了逃命,连铠甲都脱掉扔了。

  此时朝阳升起,阳光照进树林中,带来一丝温暖,但尼曼莎却面色阴沉,在马上一语不发。

  “右将军,前面就是乌库水,先休息一下吧!”此时正好走到河边,后方汉军没有再追来,龟兹军终于松了一口气。尼曼莎无力地点点头,龟兹军立刻冲向河边喝水洗脸,虽说天气寒冷,但被烟熏火燎,又一路狂奔,大家刚吃完东西,正口渴难耐,此时顾不上先过河,都冲到河中去了

  。

  河面上的薄冰很快被踩踏破坏,剩下冰块在水中漂浮,冬日河水较浅,人马都进入河床内,有些龟兹军见河水浑浊,大骂上游的人,一时间吵得不可开交。

  尼曼莎倒是有亲兵带着牛奶,并不去抢水,见河中乱成一团十分无奈,不多时亲兵饮马回来,言道:“将军,要不我们先过河吧!”

  众人正准备上马,忽听到上游传来闷响之声,顺着河道看去,只见洪流奔腾而下,浑浊的河水夹杂着冰块木屑,如同猛兽一般汹涌而至。

  “快,快回来!”尼曼莎惊得一声大叫。

  旁边的亲兵也赶紧叫喊,但他们手中的锣鼓早已失落,河道中人喊马嘶,他们的声音被掩盖住,很少有人能听到。

  此时洪水已至,将许多人直接冲得飞了起来,几道巨浪冲击,不等尼曼莎他们行动,原先的木桥瞬间化为齑粉,凌晨搭建的木桩也被冲入河中,彻底断了去路。

  “将军快看,有汉军杀来了!”尼曼莎正在惊慌,听到亲兵喊叫,向上游看去,果然正有一支人马顺水杀来,打着汉军旗号。

  “快,快走!”尼曼莎此时顾不上河道中的士兵,立刻催马向南而走。

  从上游杀来的正是郭统,他早在两日前就奉命来这里堵河蓄水,早上龟兹军过河搭桥,动静极大,他早已得知,知道敌军中计,必然还会返回,立刻叫士兵们严阵以待。

  两个多时辰之后果然听得下游再一次人马喧闹,知道败军逃回,立刻命令士兵挖开河堤,引兵追杀下来。此时河道中还有许多挣扎的龟兹军,他们大多被洪水冲走,少部分浑身湿漉漉才爬上岸,汉军已经杀到,看到全副武装的汉军,失魂落魄的龟兹军彻底放弃了抵抗,就在

  水边跪地投降。

  郭统引兵追杀,有部分龟兹士兵留下断后,被郭统斩杀将领,其余士兵大多被杀,看到逃走的龟兹军寥寥无几,郭统并不追赶,传令收押俘虏带回大营交令。尼曼莎大败而走,带领败残人马沿河向下,听着奔腾的河水中偶尔还有惨叫的声音,知道是被冲下来的士兵,又气又恨,却又无可奈何,就在小道中向南而行,她知道下

  游河水汇入叶尔羌河,到了出口就能绕回它干城。

  山中道路崎岖,有些地方还要下马而行,一番折腾已经过了正午,阳光明媚,但龟兹军却人人饥渴,坐骑疲乏,中箭受伤者基本都落在后面被抛弃了。

  尼曼莎何曾遭过这等罪,苦不堪言,却怕还有追兵,强令士兵前行,又勉强前行不到四五里,军马不进,士兵都停下来歇息。

  尼曼莎喝问为何停滞不前,亲兵打探回报道:“前面山道崎岖,有悬崖高山,人困马乏你,恐难翻越。”

  尼曼莎亲自上前观望,果然河水从此处进入山涧,再顺着河道就要翻山越岭,这对困乏的士兵来说简直比登天还难。

  看看左右地形,发现此处地势开阔,此时洪峰过境,河水平缓,传令道:“就在此处渡河。”

  亲兵有为难之色,言道:“河道刚被洪水漫过,泥泞难行,泥陷马蹄,恐不能前进。”

  尼曼莎大怒道:“行军打仗本就是如此,逢山开路,遇水搭桥,都是士卒该做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追兵在后,都想在这里等死吗?”

  龟兹军对尼曼莎还是十分敬畏,赶忙传下号令,挑选强壮者伐木搭桥,准备就在这里渡过乌库水。

  尼曼莎也看出士兵困饿,命人将随身携带的干粮和吃喝之物分发下去,只要渡过河水,就能尽快返回它干城休息了。士兵才收集兵刃准备伐木,忽然不远处的山崖上鼓声大作,乱箭射下,又一支伏兵杀出来,龟兹军顿时乱作一团,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