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2752章 窈窈番外(30)
  符景烯听到这话,用力敲了下沐晏的脑袋说道:“你打的猎物给你娘吃叫送?让你娘听到,你这脑袋也别要了。”

  捂着脑袋,沐晏苦着脸道:“都是阿祯坑我。”

  云祯跟福哥儿几人乐不可吱。

  清舒已经将东西都收拾好了,看到几人就道:“饭菜都好了,赶紧吃了咱们回京。”

  明早当差的当差,上学的上学,所以今天必须回去。

  吃的都准备好了,都放在锅里热着呢!窈窈这次破纪录吃了三碗饭,看得韩芯月目瞪口呆。她每顿饭也就一碗,窈窈一顿饭吃了她一天的量。

  “窈窈,你中午没吃啊?”

  窈窈一脸嫌弃地说道:“吃了,但那东西太难吃了就对付了下,下次我再不带春卷去山上吃了。”

  清舒笑着说道:“不管什么食物,现在这天冷的味道都不好吃。现在还好是阳春三月,这要到了冬天那才是真正的难吃。”

  窈窈嗯了一声道:“娘,咱们赶紧回去吧!不然城门就要关了。”

  因为赶时间回去的时候马车走得比较快,韩芯月颠得难受,清舒见状立即让马车放慢了速度。

  韩芯月摆摆手道:“老师,我没关系的。”

  清舒笑着说道:“不要逞强。你也不用担心也就这段路颠了一些,再走一刻钟左右上了大道就好了。”

  韩芯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老师,对不起,我这身体太不争气了。“

  清舒轻笑一声说道:“这不是你身体不争气,而是你一直在京城没受过这种颠簸。我经常在外走,已经习惯了这种颠簸。其实这辆马车是改装过有减震的效果,外头的马车颠得更厉害了。”

  京城都是平坦的官道,哪怕马车跑得快点也不会颠,这条路是自个修的颠了一些。

  韩芯月笑着道:“老师,我是第一次出京。”

  在进文华堂念书之前,她连门都很少出。所以她也很希望去外头看看,是否像书上说的那般美。

  一行人,在城门即将关闭之前赶到了。

  回到家里窈窈洗漱了下就想去床上睡觉了,小如提醒道:“姑娘,你今天的大字还没练,要是夫人知道明日又要罚你了。”

  受罚还是小事,若是知道她不练字以后就不带她出去玩了,想到这里窈窈认命地让丫鬟们取了纸笔来。

  韩芯月听到动静去了她屋,见她正在磨墨不由道:“你刚才不是说很累吗?怎么还练起了字呢?”

  窈窈苦着脸道:“我也想睡啊?但是我要今天不练字,我娘知道了下次就不让我出门了。”

  韩芯月觉得清舒真能掐窈窈的七寸,当下莞尔:“那你赶紧练,练完了就去睡。”

  窈窈这个时候也没心情与韩芯月聊天了,说道:“芯月姐姐,我练字了,你也回去看书吧!”

  符景烯冲完澡回房就看见清舒捧着一本书看,媳妇这般刻苦弄得他一有空闲也会看书。没办法,总不能被媳妇比下去了。

  清舒看到他就将书放下了,笑着说道:“好久没看到几个孩子这般开心了?以后有时间还是要多陪他们。”

  “只要有好吃的好玩的,没我们也一样。”

  清舒一问道:“难道你同意他们下个月再去庄子上玩?可我们未必有时间了。”

  只让孩子们去清舒不放心,毕竟太小了没大人照看容易出事。

  符景烯笑着说道:“不用我们,让关振起陪着去就好。反正他现在守孝有的是时间,到时候叫上沐晨跟沐昆正好让他们培养下父子情分。”

  “守孝期间带着孩子出去游玩,怕是会被御史弹劾了。”

  要清舒说这孝期不能食荤不能走亲戚游玩不近人情。真正的孝子是人还活着的时候精心照顾,而不是死后做这些表面功夫。

  符景烯笑着说道:“玩什么玩?到时候让他带孩子们下地,对外就说是体验农人的不易。御史要还弹劾,那纯粹就是没事找事了。”

  这个法子好,清舒也就没再反对了。

  “窈窈也十一岁是大姑娘了,不能总让她跟云祯呆在一起了。”

  清舒奇怪地问道:“好端端的怎么说起这个来了?他们虽不是亲姐弟但却胜似姐弟。”

  “可到底不是亲姐弟,而且两人只相差一岁。”

  清舒一下就知道是有事了,问道:“今日发生了了?”

  符景烯将白日里看到的那一幕说了,说完后道:“这孩子没有一点男女之别。我知道他们自小一起长大关系亲密无间,但到底不是亲姐弟,这样的行为还是太亲密了。”

  他刚才都在反思,是不是夫妻两人没教导窈窈男女之别所以弄得这孩子一点都不知道避讳了。

  清舒笑眯眯地问道:“那你为何不直接与窈窈说?”

  “我不知道怎么开口,这事你擅长还是你来处理。”

  清舒想了下摇头说道:“我会提醒她多注意下言行,其他的还是顺其自然吧!”

  符景烯心头一跳,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顺其自然,今日的行为已经很出格了,若是在外头这样很容易让人误会的。”

  清舒抬头看了他一眼,挑明了说:“你姑娘迟早是要嫁人了。与其让他嫁给不知根底的人,还不若嫁给云祯,至少知根知底。”

  符景烯自然知道女儿迟早要嫁人,但却从没想过要嫁给云祯啊:“不行,云祯不行。”

  “小祯怎么不行了?这孩子人品样貌以及性情哪一样差了?”

  符景烯找了个理由:“他是皇子。”

  清舒白了他一眼说道:“是皇子的原因吗?”

  夫妻这么多年那点小心思她还不知道,就是嫌云祯少了条胳膊觉得配不上自个女儿。

  符景烯见清舒看穿了他也不窘迫,说道:“你说得没错,确实不是这个原因,我家窈窈配得上天底下最好的男子。”

  清舒摇头说道:“天下最好的男子未必就适合窈窈。咱家窈窈性子要强,将来还要入仕,还是要选个性子温和又能包容她的人。而云祯性子好,对窈窈也很有耐心。”

  一般能力强的人性子也会比较强势。这样的两个人结为夫妻,除非双方都懂得退让,不然很难过得幸福的。

  这些话,并不能让符景烯改变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