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医者无眠 > 第737章 又误诊了?
  看见顾维勉的样子,吴冕吓了一跳。

  “顾主任,您最近失眠,休息不好?”吴冕问道,“怎么眼圈这么黑。”

  顾维勉心想还不是你弄的?但心里怎么腹诽都行,他可不敢硬刚吴冕。作死这种事儿,能不做还是不做。

  “吴老师,您这来的真是准时。”顾维勉硬挤出一丝笑容。

  “哦,一会要接机,还有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吴冕道,“不知道能不能够。”

  两个半小时,做个胃镜?顾维勉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吴老师到底是什么意思。

  犹豫了一下,直到换完鞋,顾维勉才决定有话直接说。

  他问道,“吴老师,您该不会怀疑不是食管癌吧。”

  “有可能不是。”吴冕道,“昨天不是告诉您了么,密度不对。”

  “密度?”

  “其实最好要有一张64排CT的片子才能看的更清楚。但要做64排CT还不如直接做胃镜,看的更清楚。”吴冕道,“食管结石,您这里处理过么?”

  “……”顾维勉无语。吴冕考虑是食管结石?这不可能啊!胃结石倒见过,食管直上直下,出现结石的概率小的离谱。

  “顾主任,要是没接触过,您派个人和丫头去,她有模版。”吴冕道。

  楚知希微笑,顾维勉一脸懵逼。

  安排人带着楚知希去做文字工作,顾维勉仔细回忆刚刚吴冕说过的话,他觉得根本不可能!

  这么说不严谨,不是不可能,而是可能性极低。

  为什么可能性极低呢?

  消化道结石一般滞留于胃部,发生于食管者相当、极其罕见,概率微乎其微。

  胃石症是指食入的毛发、植物纤维,比如说柿或是黑枣和矿物质等在胃内未被消化、长期凝结形成团块所引发的病变。

  可分为毛发结石、植物结石和混合结石3种。

  柿石等消化道结石的形成多在pH<4的环境中。正常情况下,食管pH值为6左右,不易形成原发性消化道结石。

  即便有毛发被误食进去,在食管里……那就是个管道,几乎不停留,没有结石形成的条件。

  顾维勉仔细回想,确定自己的想法是对的。最起码自己干胸外科二十多年,从来没见过类似的患者。

  虽然这么想,但顾维勉有些不安。从前认为检查足够多了,但现在看还差了点什么。

  一张上消化道钡透的影像资料有些不够看,另外就是肺部CT虽然带着食道,可是影像科的人都会针对肺脏进行曝光,而不是全部脏器都看的清清楚楚。

  “顾主任?您是不是有点累?感觉您不在状态。”吴冕见顾主任又出神,便问了一句。

  顾维勉讪笑,“吴老师,不好意思啊,我昨天没睡好。”

  “是我不好意思才是。”吴冕笑道,“半夜打扰您休息,您多担待。”

  “吴老师,您太客气了。说实话,食管结石这病我没见过,影像学上有什么特征么?吴老师您很确定是食管结石,是不是有什么诀窍?”顾维勉决定还是先问问。

  就像是老鸹山上的那次,自己是真没看出来毛病,认为患者是癔症。谁成想几个钙化点就让自己翻了船,一直到现在都不好意思去老鸹山见林道士。

  “您和影像科的同事分析的是对的,卵圆形充盈缺损影,黏膜无明显破坏,完全可以判断是食管肿瘤。”吴冕道。

  “……”顾维勉怔了一下,他知道后面就是但是,是神转折,自己可是不能说话。

  把耳朵竖起来,顾维勉静静的听着。

  “但要换个角度来看,食管石影像表现与胃石近似,也呈表面不光滑、纵向走行的卵圆形充盈缺损影,黏膜无明显破坏。

  由于食管的局限而不似胃柿石那样移动,难以见到典型的“滚雪球征”及“鸟巢征”,也不像是食管囊肿那样有明显形态改变。”

  “因为可供参考的只有一个肺部CT,我也是猜测——首次食管吞钡检查贲门区呈线样狭窄,如果没有食管占位性病变,这块我们可以考虑贲门失驰。患者有贲门失驰,胃液反流,导致食管里的PH数值降低,也为食管结石的产生创造了有力的条件。”

  顾维勉努力回忆上消化道钡透的影像资料,自己和其他主任们似乎的确忽略了贲门区呈线样狭窄。

  可是患者都特么食管癌了,谁还在意有没有贲门失驰?

  食管癌的手术时切掉肿瘤,切掉一部分胃,把剩余的胃拉起来代替食道。有贲门区呈线样狭窄的表现,术后也肯定没什么问题了,因为这块已经被切掉,送去做病理。

  这是一个盲区,所有注意力都放到肿瘤和与肿瘤相关的信息上,贲门区呈线样狭窄则被完全忽略。

  但即便如此,食管结石也只是个猜测。顾维勉满腹狐疑的领着吴冕走进内镜室,患者已经躺在床上等着做检查。

  “顾主任,您来了。”做检查的医生随口招呼了一声,但眼角余光看见顾维勉弯着腰,领着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医生走进来。

  年老与年轻、矮小与高大、卑微与平易近人,重重反差强烈,内镜室的医生微微一怔,随即意识到这位是谁。

  “吴……吴老师?!”

  “嗯,您好。”吴冕微笑颔首,“做吧,我先看着。”

  “吴老师,您今儿怎么有时间?”内镜室的医生问道。

  “朋友让帮忙看看情况,您叫隋良吧,邓明找我来帮您看一眼。”吴冕表情温和与患者说道,“小毛病,别担心。”

  “您是……”

  “我是帝都协和医院的医生。”吴冕没有提他自己的名字,年轻,在患者看来就是缺点,说吴冕别人不知道,还以为这个小医生有毛病,直接报名号呢。

  与其说自己的名字,不如说医院。

  “谢谢,谢谢。”隋良表情有些沮丧,他谢的言不由衷。

  得了肿瘤,虽然医生说还没转移,但隋良也知道这时候医生可能和自己家里人说实话,但绝对不可能和自己说实话。

  报喜不报忧,大概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