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楚烨沈清曦 > 第496章 反转真相2
  “什么?!你说谁教你的?!”

  老夫人第一个听出来不对劲,这一喝问,智行更是身子抖如筛糠!

  孙灵珺也顿时变了脸色,“放肆!你在胡说什么?!什么叫是我派人教你的?!”孙灵珺气的面色涨红,胸口上下起伏,“我和韵儿出事,我难道会自己害自己吗?”

  韩氏也立刻道,“你这个信口雌黄的小人!到底是谁让你污蔑了大小姐不成,眼下还要来污蔑二夫人?!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智行当然想活,可是听着这话,智行却害怕了起来,他害怕整个相府都是一伙的!

  韩氏看向宋虞山,“侯爷,只怕是要狠狠的处置这个人了!不给他一点教训,他必定不会说出真相来……”

  韩氏哪里知道孙灵珺私底下做的事,她这么一说,孙灵珺顿时变了面色,而宋虞山看了自己的亲卫一眼,又看着智行,“你最好说实话,若有一句假话,我可保不住你。”

  智行还算有两分脑子,一听这话,便知道宋虞山和韩氏并非一丘之貉,他眼底微微一亮,连忙朝着宋虞山膝行了两步,整个人哭求着道,“侯爷!小人句句属实,绝不敢欺瞒侯爷,这些金子都是二夫人派人给我的。小人都交代,求侯爷不要杀了小人!”

  听着智行还是不改口,韩氏面色大怒,“你这个——”

  宋虞山手一抬,制止了韩氏的话,转而看向智行,“这话听起来的确有些骇人,不过……也要他自圆其说才行,我们都不是傻子,不会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说着话,宋虞山眉头微皱着道,“你说是二夫人派人给你的金子?然后呢?”

  智行抖抖索索的看了孙灵珺一眼,咬了咬牙,忽然豁出去似的道,“侯爷和老夫人一定觉得这件事十分匪夷所思,可这件事根本没有这样简单,帕子也是二夫人派来的人给我的,又教了我说辞,所以我才哄骗了二老爷,那上面的草药药汁,也是我提前弄上去的,并非是我在枫树林捡到的……”

  韩氏气的身子发抖,她没办法听着这个小和尚污蔑自己的女儿,“好啊!你竟然敢如此污蔑二夫人,那我便要问你了,她为何要如此陷害府中小姐?!二夫人和四小姐在你们宝相寺受伤乃是众所周知,难道她还会自己害自己吗?”

  韩氏这么一说,其他人也微微点头,老夫人看了一眼孙灵珺,“老二媳妇,你说。”

  孙灵珺早就面无人色,一听这话,吓得抖了一抖,然而她双眸发红的道,“母亲,这件事当然和我没有关系,也不知道是谁想要陷害大小姐,竟然用了我的名头行事,这个人心机太过深沉了,为的便是就算抓到了他他也不会将其供出来,可最后却害得我成了众矢之的,母亲,这个和尚一定也是被人骗了的……”

  孙灵珺这么一说,众人还是下意识的有几分相信她,毕竟她暂时还没有理由害了自己又害沈清曦,智行一听孙灵珺的话,明白众人若是信了孙灵珺而不信他,那他便没有帮到相府,如此一来,找不出凶手,他就会是众人发泄怒火之所在!

  智行忙道,“侯爷,老夫人,是真的,每次来找我的都是个男人,好像是相府的管家,又或者是二夫人的人,反正……反正每一次都是那个人来找二夫人……”

  “并且……”智行吞咽了一下,“并且这还不是事情的全部,当日二夫人和几位小姐出事的时候,其实……其实是小人将草药汁加进了门口的圣水之中的,而当日,小人奉命,要害的人其实是大小姐……”

  众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什么?!害的人是大小姐?!”

  智行看了一眼沈清曦,垂着脑袋道,“是,那人吩咐的十分清楚,要把药草的汁弄在大小姐身上,如此,等过一会儿被毒蜂蛰咬的便是大小姐了,我在门口负责洒圣水,前面几位小姐和二夫人身上都是普通的圣水,唯独到了大小姐这里,我换了圣水,那里面加了甜叶草的汁液,目的便是为了害大小姐被毒蜂蛰咬!”

  众人齐齐色变,孙灵珺更是道,“你胡说什么!若是要害大小姐!为何最后大小姐毫发无损?!”

  智行疑惑的看着沈清曦,“小人不知道,小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小人的确照做了。”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一片安静之中,沈清曦忽然开了口,她看着屋子里的其他人,道,“我知道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看向沈清曦,沈清曦恍然道,“那一日,我换了衣服。”

  见众人不解,沈清曦看向沈清蓉和沈清芙,“你们两个应该记得,那一日我说要去换一双鞋子……”

  沈清蓉和沈清芙对视一眼,沈清蓉点头,“对,大姐说她脚上的鞋子不方便去后山,是在二婶提议去后山看枫叶之后的事,后来大姐去换鞋子,我们便先走到外面等她,过了一会儿她出来的。”沈清蓉眉头一皱,“可是大姐,我们明明看到你的斗篷没换啊。”

  沈清曦一笑,“我换了,静娘有个习惯,出远门的时候,从来要给我准备两双鞋子,两个斗篷,若是着了外袍,便要多带一件,出门要花一日的功夫,静娘担心我若是出了个什么岔子,弄脏了衣裙,惹人笑话,而为了不惹人注意,她都会给我带颜色样式差不多的衣服,那一日,正好我有两件几乎差不多的斗篷,静娘给我带了上,如此,我换了斗篷你们也没看出来……”

  “说起来,我倒是想起来了!”

  沈清曦眉头紧皱道,“我进屋子换鞋子的时候,闻到了我衣服上有些甜腻的味道,当时我以为是用饭的时候不小心沾上了什么汤水,当下便新换了一件衣裳。”

  宋虞山忙道,“你换了衣裳!所以才免了灾祸!”

  沈清曦也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是啊,免了一场灾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