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都市至强修罗叶天秦清涵 > 第1433章 剑宫旧地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楼船顺流而下,不知不觉间,中央昆仑到了,日月剑宫的旧地就在这里。

  两岸青山巍峨,猿啼虎啸,绝壁千仞,抬眼只见一线天。

  这里是赤水河水流最湍急的河段,如一条怒龙般,奔腾咆哮,一道道大浪拍打在崖壁上,发出阵阵轰隆声响,在两岸绝壁之间不断反射,震聋发聩。河水如血染,更加的赤红。

  河流的一侧,晴空万里,澄净如洗,而另一侧却浓雾遮天,常年都是如此,充满着神秘的气息,仿佛河流两岸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滚滚浓雾之中,一座座大岳只隐约可见,全都悬在天空中,永不坠落。

  每一座山岳都气势磅礴,青峰接云,像是直通九霄,仿佛开天辟地前就存在了,透发出苍茫浩瀚的气息。

  青山叠翠,古木如龙,一株株如虬龙般的老松伸展枝桠,在云雾中尽显苍劲之态。

  一条条老藤长不知几许,粗大得吓人,从一座山头连接向另一座山头,化作一道道虚空桥梁。

  一道道银瀑从天而降,垂落三千丈,如九天银河倒挂,非常的壮丽,看着让人心潮澎湃。

  如果运气好了,甚至能在浮空山上看到动物,各种飞禽走兽。

  便是叶天运转目力,也只能看到这冰山一角,最深处的景象根本看不到。

  日月剑宫占据昆墟最中央的一片圣土,鼎盛时期占地方圆上千里,宗门弟子数以十万计,麾下还有多不可数的城池,和一个王朝无异。

  自从被内隐仙门剿灭后,日月剑宫最核心地段,方圆百里土地被封印了,与世隔绝,并用迷雾法阵遮掩。

  内隐门,也即仙门的存在,在外隐门早已不是大秘了,许多人都知道。

  传说中,内隐门和外隐门的界域通道,就在日月剑宫中。

  这可能也是内隐门封印日月剑宫的原因之一。

  毕竟,界域通道不是什么人都能染指的。

  内隐门覆灭日月剑宫,传闻就和界域通道有关。

  当时内隐门视我外隐门为下界,岁岁朝贡,大肆欺压。日月剑宫的万剑真君出手,想毁掉界域通道,从此和内隐门两相隔。结果一场大战就爆发了,日月剑宫被灭。而界域通道只捣毁了一半,五百年一次的时空潮汐弱点时,可借助虚空秘宝通过。

  屈指算来,五百年的周期又要到了,不知道会搅起什么风浪。

  这些都还是李春刀告诉叶天的呢,应该不是空穴来风。

  叶天突然有种冲动,飞到天上去看看,甚至想进日月剑宫的核心旧地看看。

  虽然核心旧地被法阵封印,但是他未尝不能尝试打开。

  他和日月剑宫的渊源很早就结下了,有这种想法很正常。

  一群乘客瞪大了眼睛张望,虽然只能看到模糊的景象,一个个却也都心潮澎湃,仿佛在凭吊一段历史,追忆一段往事。

  “可惜啊,曾经的天下第一大宗门,就这么没了。”一个身穿锦衣的年轻男子,摇着折扇说道,忍不住叹息。

  “这世上没有不朽的王朝,也没有不朽的宗门。放眼万古,一切都是过眼云烟。”另一个男子说道。呷了一口茶,一副云淡风轻世外高人的模样。

  “如果不是内隐门作祟,日月剑宫一定能传承至今。而九黎神教也不可能有今日的地位。”又一位客人开口。

  “我也听说九黎神教是内隐门扶持起来的,是内隐门的爪牙,目的就是为了统御外隐门。”

  “嘘嘘,可不能这么说,要是被人听到了,小心有性命之危。”

  ……

  一群修士们感叹,互相议论着。

  他们提到的九黎神教,叶天在青山门时有听说,是外隐门第一大宗门,门下有数十位位地仙,更传说可能有天仙老祖存活。

  隐门中央圣地,方圆千里,原本日月剑宫的地盘,除去被封印的方圆百里空间,剩下全都被九黎神教占据,当之无愧为隐门第一大宗门。

  也就是因为有九黎神教看守,日月剑宫核心旧地一直无人敢染指。

  “区区几座破山而已,有什么好看的,都散了吧。”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声音很突兀的响起,音调不高,却非常强势。

  众人循声一看,就见是一个很年轻的男子走来,长发浓密如绸缎,身材修长挺拔,相貌很英俊,但一双眸子却锐利如刀,充满着野性,冷漠的扫视所有人。

  他一手持着一杆大戟,锋锐的刃口处有血光隐现,那是封印的杀气,吞吐不定。

  他整个人也在散发着迫人的威势,像是一只凶兽,要择人而噬。

  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和他并肩而行,身穿一袭蓝色长裙,明眸皓齿,亭亭玉立,袅袅娜娜而来,如空谷幽兰,梦幻而空灵。

  “你是谁?凭什么让我们离开?”有人不满道。

  “我家公子是谁,你们还没有资格知道。让你们离开,就麻利的离开。这里已经被我家公子包场了。”一个跟行而来的小厮叫嚣道。

  “开什么玩笑,这里是公共空间,哪是你们说包场就包场?”

  “这也太狂妄了,不要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能登上这艘船的,又有哪一个是平庸之辈?”

  “对啊,凭什么让我们离开?想谈情说爱这楼船上有的是地方。”

  ……

  一时间,群情激愤。

  轰隆!

  年轻男子冷眉倒竖,手中大戟的戟杆杵在地上,猛地一震,顿时间整艘楼船都晃了一晃,一道道防护阵纹激发而出。

  似这种楼船,都会设有禁制法阵,以增强船体的抗击打能力。虽然船上明令禁止斗殴,但难免有脾气火爆的修士不按常理出牌,万一三两下把船给拆了,一溜烟而去,那就得不偿失了。

  “就凭我手中的这个!”年轻男子冰冷着面孔说道:“一群南域的蠢货,也有资格和我坐在一起?立刻都给我消失。我叫萧文龙,有不服的,我一个个送你们下地狱。”

  这艘楼船是从南域起航的,乘客大部分都是南域人。

  此刻,他一通怒叱,大施淫威,全场愤怒的声音竟然被压下了下来,所有的人都一阵动容。

  “我知道他是谁了。萧文龙,萧逸飞的弟弟,难怪这么嚣张。”有人怒咬着牙齿说道,却把声音压得很低。

  “萧逸飞,九黎神教的当代神子吗?”

  ……

  知晓了年轻男子的身份,许多人当即就没了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