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看大书 > 世有弦月 > 第二百一九章:梦之所在,锦上添花 二
  荆山脚下,连日大雪,平素的枯枝,仿佛一夜之间,在这漫天飞雪中,得了神仙之法,习得了枯木逢春之术。

  兼之落雪密实,一截枯枝万点雪,俨然是春风吹醒万树梨花开。

  亦有那冬日不惧寒冷,遗世独立之红蕊,俯瞰人间,惹得往来之人,纷纷驻足观望。

  瞧惯了萧条肃穆,乍然得见绝色,怎能不吟诗作赋一番呢。

  一群人着了厚重的袄子,围在一棵红梅树下,煮酒话时事,时不时抬头评点一下红梅的形容,抑或是欣赏他人所带来的视觉享受。倒是别有一番在滋味在心间。

  一株无甚稀奇,非是最大、最小,亦非最美,算是此片梅林中不出彩的红梅,明里暗里吸引着无数的目光。

  男女聚在处,同样无甚稀罕的,止是此处的男女,有几分教人移不开眼,虽是身着常服,却能看出不同寻常的教养来。

  几位男子其中一位,观其行事,周围的人隐隐以他为尊,足以令傲然挺立的红梅黯然失色的天人之颜,有心想上前与之攀谈的游人,望着这与这漫天雪色几融为一体的通身威压,裹足不前。

  随后教他们目瞪口呆的是,男子身旁长相平凡的年轻妇人不知说了甚,其人畅快大笑,跟着伸手一点妇人的鼻尖。

  有眼力劲儿好的,依稀瞧见他们身后的红梅树上,震落了几许白雪,露出了被出裹覆的红花。

  这厢静动,好似引起了一旁有几分黝黑的男子的注意,抬头眼瞥了两人一眼,复又低垂着头与身旁的年轻妇人,不知说了些甚。

  一袭红裳的年轻妇人,掉转了头,背对着黝黑,仍显俊美的男子,众人这才瞧清妇人的容貌,白雪红衣,不知是红梅映照,抑或是红衣映衬,再或是羞红的双颊,或是几者兼之,一时之间,竟教许多游人看呆了去。

  游人有那大胆的仔细偷瞧,竟与那为首的男子,长相有几分相似,如此倒与这黝黑的俊美男子,堪是天作之合也。

  男子虽知晓乃是爱美之心,仍有几分酸意在心间,双手揽在妇人双肩,使其调转过来,独对他一人也。妇人转头之后的另一番风景,却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一旁的老者,摸着长胡子,老怀欣慰的望着黝黑男子的作派,似是极为满意眼前所见的景色。嘴里哼起了欢快的曲调,脑袋跟着曲调晃晃悠悠,一时之间,天地也跟着开阔明朗起来。

  另有一对年轻的夫妇,其妇人应是极为畏寒,否则,面上覆着的面巾何以一直不曾拿下来过。

  妇人手中还有一个襁褓,襁褓中的孩子到时不知男女,襁褓上头还绣着一只可爱的老虎,其人的爱子之心可见一斑也。

  面相清俊的丈夫,打眼瞧去通身一派温和气息。一阵风夹着雪飞来,丈夫伸手为妇人拢了拢衣裳,又低头都弄一番孩子,眉眼间俱是柔意。

  方才的风过之时,游人得窥见妇人的朱唇,不点而红,肌肤赛此地的霜雪,可见其全貌之盛,如此倒是符合丈夫的小心爱护之意,得此佳人,谁人不小心守护着。

  一珠红梅,百态众生。自成一画。

  游人自备笔墨者,已是着手晕开笔墨,凝神静气,落笔之时,如有神助,堪堪落笔之时。一阵欢声笑语由远及近传来,其间有几许打闹之声。

  循声望去的游人,眼中光亮更甚,竟是几位如仙童般的小孩子,在雪地里奔跑玩耍。你追我赶,好不热闹。

  其中一位小仙女,左手中握着数枝寒梅,右手只一枝,追着几位小仙童,不知欲做甚,在望见其中一位年纪最小的仙童,头上多了一枝寒梅之时,便明了其用意。

  余皆仙童见状,吓得四下乱窜,时不时碰着一株寒梅,摇下一树白雪,站在树下的游下,无奈失笑,起身抖掉一身白雪。

  初时皆以为几位仙童,当真害怕头上簪上寒梅,此时看来不过是欲与他们玩闹罢了。瞧着几人仙女仙童的模样,谁人愿意说上一句责备的话呢。

  不由自主的关心起来,若是不小心在雪地里摔倒了,可怎的是好?视线如同粘在孩子们身上的衣物一般,随之而移动。

  似是玩累了,小仙女将手中寒梅枝随手便赠了一位最近的游人,随后拔腿,径直望一个方向跑去。

  竟是方才那一行人所在之处,担忧小仙女冲撞贵人的游人,一颗心提在了嗓子眼里,然在小仙女开口之后,遂放下了心来。

  小仙女朝着为首的男子与妇人跑去,直接扑在了妇人的怀里,口中喊道:“娘亲。”闻听一旁动静,复又从妇人怀中探出头来,扬起一张因奔跑而通红的小脸,糯糯的喊道:“爹爹。”

  游人这时左右观望之,方才发现,小仙女竟与那男子有好几成相似,除了眼神,好嘛,一人天真且无邪,一人,嘶,雪地里当真冻死个人哩。

  接二连三的孩子归来,找到自家的父母,纷纷投入其母怀里。独余一人,左右观望,最后一咬呀,扑在了自家爹爹怀里。

  扑的人:感觉好像不赖。

  被扑的人:

  孩子的爹颇有几分无奈,望着孩子娘身上挂着的三颗豆丁,低垂着头与其说道:“身为兄长,知晓为母分忧,值得夸赞。”

  身上挂着三只豆丁的妇人,拿出一块娟布,教几位孩子互相擦拭身上,方才奔跑出来的汗水。

  扑在父亲怀里长子率先接过,擦拭间的孩子们你推我间搡又是一通乱揉。

  面色有几许黝黑的男子闻言,眉眼俱跳,当真是近墨者黑呐,愈发无耻了。咦,近墨?近朱者赤,应当更为合理,如此方能体现他的一腔赤子之心呐。

  其夫人见其脸色变幻不定,还以为出了甚大事,放开手中的二子,连忙拽其袖子,询问何故,后者摇头示意。

  二子无奈手牵着手,齐齐望天。

  另一位温和的男子无奈,只得装作瞧不见,拉过长子的手,仔细为其擦拭面上以及脖颈处,方才奔跑时涌出来的汗水。

  其夫人眼中携着雾,时而低垂着头望一眼怀中的襁褓,时而抬头望着面前的父子俩,一阵寒风带过,众人瞧见面巾下的嘴角微起。

  游人见此状,暗道:当真是带着孩子游玩的人。

  遂纷纷放下心来,接着方才之事,大谈特谈。